• 十一月·2010

    2010-12-01

    2008年的时候,原来我写过我的21岁。

    “我的21岁,喜欢那个黑眼圈浓重的L,因为他开始爱吃甜食。

    我的21岁,愿意为单车一掷千金,始终惦念着环岛和福尔摩沙之音。

    我的21岁,开始学习吉他,幻想着成为帅气的吉他少年,然后一个人去流浪。

    我的21岁,觉得现实很庸俗,觉得理想很艰难,于是站在尴尬的位置,顺其自然。”

    那好像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多久没有写博客,是失去了观赏生活的心情还是想要急躁地前行。

    2010年就快要过去了,我还来不及说说我的23岁。

    2009年,22岁,大学毕业,经历过短暂的工作,申请留学,在北京独自生活一个月,第一次经历巨大的欺骗看见这个世界的阴暗面,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雪。然后悄无声息地过渡到了23岁。第一次在机场过夜,一路从香港,澳门,昆明,大理,丽江,香格里拉,拉萨,然后沿着青藏线遇见六月里最美的冬天。所有的记忆因为希望被以完美的姿态记录下来而不得。然后一个人拖着行李终于逆着时间飞往完全陌生的国度。

    我的23岁,算是圆了些小小的梦想,踏上了曾经向往的土地。

    我的23岁,算是英勇无畏,一个人奔赴大洋彼岸,带着闪闪发光的梦想。

    我的23岁,终于知道人生就是无休止的艰难,生命不让你轻易失望或圆满。

    我的23岁,抱怨梦想是狗屁,却还是怀揣着狗屁囧囧前行。

    我的23岁,依旧相信,我的24岁,正亦步亦趋,要来给我幸福。

    我在23岁的十一月的最后一天,遇见伦敦的第一场风雪。我把自己包裹得严实。我知道明天会是一个大晴天,虽然会更冷。但是我愿意敞开怀抱,拥抱那崭新的十二月。

    我会按照惯例洗床单。我也依旧记得这个习惯的由来,是因为康永先生用一脸幸福的表情说他家每星期都洗床单,因为反正不是他洗。那样的幸福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,我却执意要以这样的方式宠爱自己。最可惜的不过是这里的衣服都用烘干,而不能晒在太阳底下。不过太阳大好的时候,透过大玻璃窗落进来,被褥上还是会有暖暖的太阳味。

    约好和朋友去压马路。在寒冷里,用缓慢步行的速度体验活着。

    过往的十一月里总是反复纠结的那个人,此刻才突然发现,我的23岁里面没有她的位置。没有喜欢,没有厌恶,是这样中性的感情。

    微博用的越来越顺手的时候,竟然怀念起了许久不写的博客。还是这样自言自语,竟也找到了生活中不知不觉迷失的自己。

    献给,曾在十一月的黑暗里,仍努力向着十二月的囧囧光芒奔去的我。

  • 今天是2009年的第5天。阳光灿烂到好像一起毁灭也没什么不好那般强烈的幸福感。当然,那只是一瞬间的念想。当前日做白日梦这个习惯返身找到我,我终于意识到,这个曾经被认为是个浪费时间的坏习惯,有多么让我感到知足。虽然是白日梦,却至少是自己想要的日子。

    老房子。其实阳光底下有绿意昂然的植物。只是阳光太过盛大而被掩藏。所以生活其实处处都是值得轻叹的美丽吧。我愿意相信闹闹,相信2009,会是应向幸福的一年。

    P.S.第5天。

    小时候,喜欢5这个数字,因为家里的电话号码有5个5。后来,因为他的学号是5。而我的学号是15。再后来,他的学号也是5。那么长久以来,喜欢5的原因一直在变,唯一不变的就是喜欢5这个事实。所以,即使现在说不出理由,依旧喜欢。就像曾经喜欢过的人,你在他身上已经找不到喜爱的模样,有你不喜欢的习惯,可是你依旧有着眷恋的心情。

    一些事情会被时光带走,而一些不会。

  • 人的心脏,其实也是一个小小的世界,住着根深蒂固的自我,也有繁盛的植物吐露芬芳,也有湿润的水气结成云朵,也有雨水循环。

    昨天清晨醒来,我知道那个世界阴云密布,有大雨将临。心很重,却无处宣泄。而最糟的这一天,一直一直都是一个人,没有人在身边。

    直到黄昏,我站在食杂店的公用电话旁给妈妈打电话,那些云朵承载的雨水才终于遇见了一个出口。我会记得无数个黄昏与黑夜,我一次又一次地肯定,我最后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只有电话那端的他们而已。

    后来看到一本书里把下雨比喻为云朵在尿尿,也许这个比喻更为正确,憋尿的过程的确不好受,而且尿味酸涩,但是尿出来之后一切就OK了。虽然这个比喻不太雅,但是绝对形象。

     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大雨转晴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 

    前天娉婷回来了。从一个月的旅程中回来。带回途中的风景。我们就这样遇见了福建的平潭,遇见平潭绵延的海岸线。

    我一直相信,非专业人士,用最普通的傻瓜机拍出来的美景才是真正最美的风景。那片海的美丽,跟技术无关,完全是大地的恩赐。

    所以,想要出走的某夭,挑个日子我们去那边的海滩会合吧,看日出,看晚霞,看日落,一切美得不像话,过心无旁骛的生活。

     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晴转雷鸣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 

    太过分了,三大巨头自己跑去骑车环岛,都没带上我。早知道,我就应该向他们表面心迹,表示我有多想骑车环岛的。

    太过分了,下次一个人去。哼哼。。。

  • 请允许时光倒流,我们在此起誓。

    其实应该用我,可是喜欢用我们,仿佛誓言可以被分担。但其实总是一个人,无论内心对他人有着怎样的情绪,都不能奢望有同等的对待。需要足够强大,才能去面对这个世界的爱与伤害。

    此刻是2008年8月26日14:42,我坐在32how的咖啡馆里写下这些词语的组合。耳朵里是偶尔会随之摇摆的音乐,窗外太阳正照耀,院子里绿意盎然。早上穿过长长的路,陌生的风景连接两个熟悉的地点,脚很容易疲惫,但是有了在这个城市开始生活的感觉。在到来之前,想过要用流浪的心情去对待这个呆了一年却不熟悉的城市,只是流浪的情绪与方式,我都还需要长久的时间来摆正它们的位置。

     2008年8月25日    昨天的一开始就显得太过严厉。上一次被偷窃的那种无助的心情刚快要忘却,在车站门口在弟弟身边痛哭流涕的样子还记忆清晰,可是这次我是一个人站在清晨的光亮里,不知所措地掉了几滴泪,然后开始漫长的自我安慰。在本子上宣泄,恶毒而悲伤的情绪只能自我消解。我们做好准备要不断地接受这个世界残酷的对待,还要体面地称之为接受考验。不过还好,总有些事情让你觉得这个世界还OK,有那么些人也值得很好地对待,于是就有留下的理由。

     2008年8月24日   买水果。准备沙龙。沙龙上接触到了比较新的问题。比如厦门到底是个怎样的城市,厦门的市民和政府,厦门的将来的可能性。有的人的话语听了钦佩,有的人的声音听了难受。相比较于欧阳应霁的回答,更喜欢他提出问题后现场的回答。宇鸣先生的一个比喻有趣而且给人信心。他说,我们是在一个变成高手的过程,现在虽然辛苦,但有一天成了高手,就可以用轻缓的轻功快速地移动。大概是这样的意思。晚上挤在图书馆看奥运会闭幕式。被冻的不行,但是生活气息浓厚。至于四年后的事情,有谁能够知道呢?

    2008年8月23日   准备一场演讲,从来不知道是这么辛苦又琐碎的事情。但是生活也总是不会亏待我们。最后工作人员还是有椅子可以坐,而三大老板却站立着,那一刻突然觉得很值得狠狠地努力一把。然后遇见一个女生,叫做小暴,她说她是内心严肃表面搞笑的人,很有亲和力,有的人就是这样,见第一面就知道喜欢,并等待下次遇见。遇见一个人,遇见一丝关怀,遇见一声道别,于是这个世界变得安全又可靠。

    2008年8月22日   清晨的倾盆大雨。准时在六点多醒来。遇见万恶的邮局,内心气愤,言语温和。湿了脚跟的帆布鞋,在摇椅上摇摆的阿姨,繁盛的草木。微微笑,流浪的寄居地如此美好,不必贪求。

    2008年8月21日   悠闲的第一日。闷热的午后躺在摇椅上摇啊摇。热气一点一点填满毛孔的缝隙,整个人感觉膨胀起来。耳边是热乎乎的声响。睁开眼,一片白晃晃,湛蓝的天,磅礴的云。午后1点30分,有一只叫阿草的猫从我脚边经过。

    在记录这几天的心情的中间,跟着羊老板去了一趟鼓浪屿,为行旅生活馆这个项目看房子。那房子真的漂亮啊,好高好高的阶梯,我对它还真是有爱呢,不过旁边有个学校破坏了环境,而且羊老板还有专业上的看法,真是学到好多。(下次一定记得带相机在身边)

    美好的生活,我来了o(∩_∩)o...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