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一月·2010

    2010-12-01

    2008年的时候,原来我写过我的21岁。

    “我的21岁,喜欢那个黑眼圈浓重的L,因为他开始爱吃甜食。

    我的21岁,愿意为单车一掷千金,始终惦念着环岛和福尔摩沙之音。

    我的21岁,开始学习吉他,幻想着成为帅气的吉他少年,然后一个人去流浪。

    我的21岁,觉得现实很庸俗,觉得理想很艰难,于是站在尴尬的位置,顺其自然。”

    那好像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多久没有写博客,是失去了观赏生活的心情还是想要急躁地前行。

    2010年就快要过去了,我还来不及说说我的23岁。

    2009年,22岁,大学毕业,经历过短暂的工作,申请留学,在北京独自生活一个月,第一次经历巨大的欺骗看见这个世界的阴暗面,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雪。然后悄无声息地过渡到了23岁。第一次在机场过夜,一路从香港,澳门,昆明,大理,丽江,香格里拉,拉萨,然后沿着青藏线遇见六月里最美的冬天。所有的记忆因为希望被以完美的姿态记录下来而不得。然后一个人拖着行李终于逆着时间飞往完全陌生的国度。

    我的23岁,算是圆了些小小的梦想,踏上了曾经向往的土地。

    我的23岁,算是英勇无畏,一个人奔赴大洋彼岸,带着闪闪发光的梦想。

    我的23岁,终于知道人生就是无休止的艰难,生命不让你轻易失望或圆满。

    我的23岁,抱怨梦想是狗屁,却还是怀揣着狗屁囧囧前行。

    我的23岁,依旧相信,我的24岁,正亦步亦趋,要来给我幸福。

    我在23岁的十一月的最后一天,遇见伦敦的第一场风雪。我把自己包裹得严实。我知道明天会是一个大晴天,虽然会更冷。但是我愿意敞开怀抱,拥抱那崭新的十二月。

    我会按照惯例洗床单。我也依旧记得这个习惯的由来,是因为康永先生用一脸幸福的表情说他家每星期都洗床单,因为反正不是他洗。那样的幸福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,我却执意要以这样的方式宠爱自己。最可惜的不过是这里的衣服都用烘干,而不能晒在太阳底下。不过太阳大好的时候,透过大玻璃窗落进来,被褥上还是会有暖暖的太阳味。

    约好和朋友去压马路。在寒冷里,用缓慢步行的速度体验活着。

    过往的十一月里总是反复纠结的那个人,此刻才突然发现,我的23岁里面没有她的位置。没有喜欢,没有厌恶,是这样中性的感情。

    微博用的越来越顺手的时候,竟然怀念起了许久不写的博客。还是这样自言自语,竟也找到了生活中不知不觉迷失的自己。

    献给,曾在十一月的黑暗里,仍努力向着十二月的囧囧光芒奔去的我。

  • 嘿,我看见你了

    在那个黄昏的角落

    我看见你了,嘿

  • 寂寞

    2010-02-01

    寂寞在我的骨髓里长出枝叶来

    看来我真的老了

    开始怀疑自己

    不过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阴天夜晚综合症

    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

    我还是我

    不放弃很固执却不逞强

  • 今天是2009年的第5天。阳光灿烂到好像一起毁灭也没什么不好那般强烈的幸福感。当然,那只是一瞬间的念想。当前日做白日梦这个习惯返身找到我,我终于意识到,这个曾经被认为是个浪费时间的坏习惯,有多么让我感到知足。虽然是白日梦,却至少是自己想要的日子。

    老房子。其实阳光底下有绿意昂然的植物。只是阳光太过盛大而被掩藏。所以生活其实处处都是值得轻叹的美丽吧。我愿意相信闹闹,相信2009,会是应向幸福的一年。

    P.S.第5天。

    小时候,喜欢5这个数字,因为家里的电话号码有5个5。后来,因为他的学号是5。而我的学号是15。再后来,他的学号也是5。那么长久以来,喜欢5的原因一直在变,唯一不变的就是喜欢5这个事实。所以,即使现在说不出理由,依旧喜欢。就像曾经喜欢过的人,你在他身上已经找不到喜爱的模样,有你不喜欢的习惯,可是你依旧有着眷恋的心情。

    一些事情会被时光带走,而一些不会。

  • 就是这样一张照片,让我突然觉得住老房子也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,但要有一个大阳台,可以北阳光普照。

     看到一个人博客上的一段话:如果你是那一個。陪我到天台晾衣服養花。晚上帶著狗去兜圈子。省錢計劃旅行。早晨容忍我的起床氣。如果你就是那一個。

    这样喜欢。

    其实我没有起床气;如果有一个人陪,我也不需要养狗;我其实也没那么渴望你为我种树。但是你可以陪我散步,陪我晾衣,陪我计划旅行,容忍我偶尔的情绪化。

    已经很久写不出妥帖的文字来描述自己的心情,依旧听our radio,只有林一个人在继续。幸好,也是最喜欢的一个声音。有的时候,根本就不需要知道他在讲述些什么,只是听着声音就觉得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