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一月·2010

    2010-12-01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tearinyoureye-logs/86177286.html

    2008年的时候,原来我写过我的21岁。

    “我的21岁,喜欢那个黑眼圈浓重的L,因为他开始爱吃甜食。

    我的21岁,愿意为单车一掷千金,始终惦念着环岛和福尔摩沙之音。

    我的21岁,开始学习吉他,幻想着成为帅气的吉他少年,然后一个人去流浪。

    我的21岁,觉得现实很庸俗,觉得理想很艰难,于是站在尴尬的位置,顺其自然。”

    那好像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多久没有写博客,是失去了观赏生活的心情还是想要急躁地前行。

    2010年就快要过去了,我还来不及说说我的23岁。

    2009年,22岁,大学毕业,经历过短暂的工作,申请留学,在北京独自生活一个月,第一次经历巨大的欺骗看见这个世界的阴暗面,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雪。然后悄无声息地过渡到了23岁。第一次在机场过夜,一路从香港,澳门,昆明,大理,丽江,香格里拉,拉萨,然后沿着青藏线遇见六月里最美的冬天。所有的记忆因为希望被以完美的姿态记录下来而不得。然后一个人拖着行李终于逆着时间飞往完全陌生的国度。

    我的23岁,算是圆了些小小的梦想,踏上了曾经向往的土地。

    我的23岁,算是英勇无畏,一个人奔赴大洋彼岸,带着闪闪发光的梦想。

    我的23岁,终于知道人生就是无休止的艰难,生命不让你轻易失望或圆满。

    我的23岁,抱怨梦想是狗屁,却还是怀揣着狗屁囧囧前行。

    我的23岁,依旧相信,我的24岁,正亦步亦趋,要来给我幸福。

    我在23岁的十一月的最后一天,遇见伦敦的第一场风雪。我把自己包裹得严实。我知道明天会是一个大晴天,虽然会更冷。但是我愿意敞开怀抱,拥抱那崭新的十二月。

    我会按照惯例洗床单。我也依旧记得这个习惯的由来,是因为康永先生用一脸幸福的表情说他家每星期都洗床单,因为反正不是他洗。那样的幸福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,我却执意要以这样的方式宠爱自己。最可惜的不过是这里的衣服都用烘干,而不能晒在太阳底下。不过太阳大好的时候,透过大玻璃窗落进来,被褥上还是会有暖暖的太阳味。

    约好和朋友去压马路。在寒冷里,用缓慢步行的速度体验活着。

    过往的十一月里总是反复纠结的那个人,此刻才突然发现,我的23岁里面没有她的位置。没有喜欢,没有厌恶,是这样中性的感情。

    微博用的越来越顺手的时候,竟然怀念起了许久不写的博客。还是这样自言自语,竟也找到了生活中不知不觉迷失的自己。

    献给,曾在十一月的黑暗里,仍努力向着十二月的囧囧光芒奔去的我。

    分享到: